首页 > 中方课程

雪融 ——《暴雪将至》影评

发布时间:2019-01-16 00:41:20           责任编辑:宋力伟           点击次数:3612

上海枫叶国际学校12E班 何劲风
“你叫什么?”
“余国伟。余下的余,国家的国,伟岸的伟。”
 “姓什么?”
 “余,多余的余。”
——电影《暴雪将至》
每个人都害怕被当做“余下”的人,因为人们都知道被当做“余下”的人并不好受。当九七年的暴雪预告和国企裁员的政策如弓摩擦着人们的心弦发出让人心神不宁的声音。 连绵的暴雨,泥泞的不堪的道路使得人心愈加浮躁,一起凶案使得这个湖南小城仅剩的理智彻底消磨殆尽。
余国伟,一个被人们成为“余神探”的男人,有着被人们认为是铁饭碗的国企工作,但是他并不满足于此,他渴望破一起大案,从而破格进入公安体制之内,成为一名真正的警察。余踏上了寻找了真相的道路,寻找恶魔的道路。但是,余却忘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底线之下都藏有一个恶魔,越过了底线也就解开了心中恶魔的锁链。余追寻真相的过程恰恰就是释放心中恶魔的过程。
影片中所涉及到的连续杀人案件,余一直在追寻案件之中所谓的真相和真正的犯人,并为之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是得到的答案却是好似镜花水月一场,故事结局之中姗姗来迟的真相却是我们连真正罪犯的脸也不曾看到,这恰好告诉我们真相并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眼前的真相也不一定是真实的,也许如泡沫般一戳即破,当我们过于执着于真相和自我的时候,就是我们被迷雾所笼罩的时候。男主余沉醉在泡沫折现出的美丽光泽之中,却忘记拨开泡沫去看真相,直接导致了之后的错判和错杀。当余在错误的道路越走越远的时候,余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回头甚至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回头了。
女主江是一个挣扎在命运泥潭里的风尘女子,一生的梦想就是去香港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只到她遇到了余国伟。当余国伟为她盘下了“小香港的理发店”时,这个漂泊二十多年的女子决定放弃自己的梦想,安心陪着这个对她付出“真心”的男子,从而深陷进这段感情之中。然而江得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利用的时候,绝望地对余说:“我好像做了一场梦,突然间一切都不真实了。”男主痛苦地挽留时,江平静地回道:“我都醒了,你还在做梦。”并离开了这儿,永远地离开余国伟。 
“神探”开始慌了,开始变得慌不择路,心中的恶魔开始挣脱身上的重重枷锁,这一场个人狂欢式的侦破也开始进行到最高潮。余国伟决定给予这件事情一个交代,事实上事情的真相对于余来说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需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事实也好,镜花水月也罢,他需要对整件事情盖棺定论。于是,余彻底放出了自己心中的恶魔,对自己所认为的犯人去宣读并执行审判。同时这场个人狂欢的侦破也宣告了结束。在被抓捕的时候,老队长问余:“你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余哭了,第一次哭了,多种感想汇聚在眼泪之中,这些感想,或许他自己也不能明白的透彻吧。
不断的暴雪预告和连绵的暴雨,在那一刻却换来了云雾散开之后的阳光。
余曾经和徒弟说过“罪犯喜欢故地重游,因为这是他最得意的地方。”男主这半生当中,最为得意的莫过于自己获得劳模这件事情,当余垂老出狱之时第一时间去的也是前往当初的颁奖大堂,回到自己当初最为得意的地方,讽刺的是看门老伯无情地告知根本不记得当年的劳模评选之事,并称余肯定不是工厂的人,因为当年根本就不存在劳模评选之事。最后的工厂在爆破声中轰然倒塌,彻底宣告劳模之事已经是过去尘烟。这时候,得知真相的余国伟的梦也醒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虚妄的追逐,现在泡沫破灭了,一切的真相摆在了余面前,明明白白地告诉余,除了他自己没人在意他的劳模,同时在他第一次见到犯人的时候,犯人就已经死于车祸,他之后所做的事情完全是多于,一切的悲剧都是因为自己所做的多余的事情引起的。
影片的最后,余国伟摩挲着身份证乘上了一辆不知开往后方的巴士,那场九七年失约的暴雪终于在这一刻赴约,那一辆启动不了的巴士,照应这余国伟那不上不下,不知前路的人生。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我姓余,多余的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