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方课程

处事如水,深藏也露

发布时间:2018-04-24 00:03:17           责任编辑:沈科           点击次数:4451

      上海枫叶国际学校11E1班李悦同学

      凡事之间,都有一个“度”字。若是取对了这个“度”,能拿捏其轻重,那便万事可为。

      水是万物之灵。水在生活中随处可见,而或许正因为它的随处可见,才导致很多人不重视它。试问,如果有一天没有水,我们的生活将会变得如何?没有水的摄入,我们将得到肉体的消亡。就像《老子》中的:“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你看,水很重要,但是它不争,它占据重要的地位,却也懂得低调的重要。没了它,万物难生,在众人歌颂夸赞的时候,在众人不需要它的时候——它就默默地退居到一旁。这很好地诠释了“藏”和“露”的之间的那个“度”:首先,你足够有能力,有才干,懂得审时度势,在该出击的时候出击,把握住机会,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同时也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在事成(功成)之后,可以全身而退。这样,世人不仅不会嫉妒你,不会给你“使绊子”,不会和你起冲突,还会欣赏赞美你。

      纵观历史,多少人沉浮其间就是因为不懂得拿捏这个“度”,而踏上一段让后人为之唏嘘惋惜的人生。

      一代隐士陶渊明便算一个。他因“不为五斗米折腰”而为世人所津津乐道。然而陶渊明真的仅仅是“不为五斗米折腰”吗?研究魏晋文学的大家逯钦立先生在《陶渊明事迹诗文系年》中曾给出的一段考证,陶渊明29岁时任江州祭酒,但他的顶头上司江州刺史王凝之却恰恰是琅琊王氏的一个不肖子孙。王凝之信奉五斗米道。陶渊明的“不为五斗米折腰”,应该理解为“不为信奉五斗米道的王凝之折腰。”而琅琊王氏的大将军王敦曾对陶渊明的曾祖父陶侃无情打压排挤,所谓“父仇不共戴天,而祖上之仇也同样九世必报。”所以,也不难理解,陶渊明某些辞官的理由是由于家族记忆的牵绊。此外,除了“不仕祖仇”,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不仕二姓”。曾祖父陶侃虽然在东晋王朝仕途偃蹇,但毕竟是东晋王朝的臣子,对东晋王朝某些门阀贵族的不满,并不能盖过其对东晋王朝的忠诚。但东晋王朝最终却被刘裕建立的刘宋王朝取代,而陶渊明却偏偏经历了这一历史剧变。因为“不仕祖仇”,“不仕二姓”,最终成就了一代隐士。然而纵观他的一生,不难看出,他本身是想做官的。他零零散散也做过一些官职,他也是想要为百姓效力的。或许这是一个很难以抉择的问题:家仇国恨还是不计前嫌一心只为百姓效力?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正因为“不仕祖仇”和“不仕二姓”束缚住了他,他不断地纠结最终没能成为一心只为百姓效力的好官。从这点上来讲,也能说是过于“藏”,导致了如此局面。

      有过于“藏”的,当然也有过于“露”的。历史上的柳永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他出生于大家,世代传儒,岂有不进朝做官的道理。“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柳宜曾为他规划了一条”修身、齐家、治国“的仕途之路。柳父的愿望毫不过分,毕竟那个时候,出仕做官,光宗耀祖是最为正统的路。他试图以自己几十年的人生阅历,为孩子选一条最为平稳的路。但年少时的人都只愿意做想做的事,即使那样会多走弯路,也依然乐此不疲地去尝试。进京赴考,苏杭的美景和美人使柳永变得浪漫而又多情。最终,公元1008年,柳永结束游历只身来到了汴京。在帝都文艺圈名声大噪的他自信定能金榜题名,不料却遭皇帝嫌弃:“属辞浮糜”,严厉谴责他的文风艳俗,难登大雅之堂。于是乎便有了《鹤冲天·黄金榜上》:“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黄金榜上既然没有我的名字,既然功名难寻,不若做一个白衣卿相,填填词,回那温柔乡寻懂我之人。而那时候的柳永,难道真的没有不想考取功名做官吗?显然不是。然而在那样的年纪里,“输人不输阵”,以一个愤青的语气讽刺皇帝目不识才,一再表明自己视功名如粪土,过于“露”,最终错失官场。

      这两个例子都是因为一开始的处事就过于“藏”或是“露”,然而还有很多人虽然没有过于“藏”也没有过于“露”,却因没有把握好两者之间的“度”而获得巨大损失甚至赔上了生命。

      楚平王时期,伍奢作为楚国太子太傅,被费无忌所诬陷,他一共有两个儿子,伍尚和伍员。楚平王杀了伍奢和伍尚,而伍员,也就是伍子胥逃走了。伍子胥逃到了吴国,一心辅佐公子光,也就是后来的吴王阖闾。阖闾继位后,志得意满,就召伍子胥赐官行人,与他共商国事。后来孙武和伍子胥帮助吴王成就了霸业。事成之后,便有了伍子胥“鞭尸三百”的经典典故。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可以称得上是“管鲍之交”的知己发生了意见的分歧。“狡兔死,良狗烹。”孙武劝说伍子胥功成之后应该全身而退,而伍子胥仍旧“不忘初心”,没有听这位老朋友的良言,最后落得被赐剑自尽的下场。反观孙武,深谙老子一句“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功成身退,最终留下了《孙子兵法》这样的名篇

      就像道家的“水”一样,“藏”与“露”就在一念之间,它们之间的差别并没有那么大。就像“水”一样,不需要时则“藏”,避免不必要的祸端,低调隐忍而独善其身;需要时就“露”,大展身手,惊艳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