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方课程

毕加索的“藏”与“露”

发布时间:2018-04-05 07:14:50           责任编辑:沈科           点击次数:4556

上海枫叶国际学校11B2班李一可同学

      他,是一位伟大的画家,三万七千件作品构筑起将近一个世纪的画坛传奇;他,是一个幸运的艺术家,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收藏进卢浮宫;他,是一个多情的男人,每一段爱情都刺激着他的创作灵感;他,是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现代派画家毕加索。

       第一次认识毕加索是从小学美术课本上,那时的我看着毕加索的经典画作《阿维尼翁的少女》,疑惑为何由身体不成比例,面部扭曲的裸体女人会构成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品之一?到底美在哪里,为何会拍出如此高的价格?转眼间已到了高中的美术课堂,抽到毕加索,得知研究和模仿他的画风进行创作时还是不知从何下手。

       漫无目的的浏览,发现毕加索并不是不会画我们心中所谓的好画,甚至他十四岁的油画作品就可以与现在所谓的大师相媲美。可慢慢的变成立体抽象到最后的超现实主义,越来越让人让人摸不着头脑。而我开始对毕加索感到敬佩还要从他的《牛》说起。

       《牛》展现了毕加索从初稿到终稿的全部过程,最初画出的是一头膘肥体壮的公牛,紧接着他又画出第二稿和第三稿,仍然写实。他一张接一张地画下去,但是那头牛却变了模样,所有不关键的元素,都被藏匿。 牛毛、蹄子、身体的起伏、明暗、质感、甚至连耳朵五官等细节都被舍弃。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这几条露给我们看的线条,曾花费了画家多少心血。毕加索省去了方程式的解,只留下了X、Y让我们自己琢磨过程。有些画看上去似乎一无所有,其实却包含着一切。每一稿都有其独特的含义,而每一含义又导向另一种形式的真实。保留下来的线条包含了我们说“公牛”二字时所想到的一切。

       毕加索不受时代的束缚,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美术界就一直用透视的方法在二维表面营造三维的视错觉,而他想要用一种不一样的方式,通过一种新的分解形式同时从不同角度刻画目标对象。众多的画家,音乐家,文人找到自己的风格后就止步了。而在毕加索一生六七万件的作品里,有着不同的形式不同的风格,你难以想象这都是从一双手中创造出来的。

       “智者深藏不露”,可在有时深藏不露,是对才华的扼杀。每次毕加索要公开出售他的画作之前,他都会事先举办画展,召集大批画商朋友来听他讲述作品的创作背景、创作意图、动机,为作品蓄势。而另一个艺术天才梵高一生只卖过一张画,伴随他的只有疾病,贫穷,落魄。一幅作品要想卖得好,不仅要画得好,若仅是一幅画,恐怕没人愿意为它付出高价。毕加索说:“我的每一幅画中都装有我的血,这就是我的画的含义。”人们更感兴趣的是隐藏在画作背后的故事,有了这个故事,画才有了灵性。

       但毕加索并不是单纯的吹嘘,无时无刻的展现在众人面前,他知道何时何地才是需要他的地方。一战期间,许多西班牙画家返回西班牙,毕加索的爱人艾娃也在这时去世。可毕加索并没有离开,仍然待在巴黎为迪亚希列夫执导的俄罗斯芭蕾舞剧《游行》设计背景与服装。这部剧的背景是打字机的声音、雾角吹起的尖叫声和飞机起飞时螺旋桨转动的声音合成的,激起人们的愤慨。而在1937年,毕加索见证了西班牙内战的爆发,属于共和党的毕加索通过创作蚀刻版画和尘蚀铜版画来筹集资金,而他的《格尔尼卡》把这种党派间的冲突带到人们的视野中,他描绘的不是事件的本身,而是事件所带来的后果以及他对生命被摧毁的那种麻木感,把战争的残酷呈现在了世人的眼中。

       过于“藏”或过于“露”,都必将适得其反。一个人“藏”得太深,只能孤芳自赏,形影相吊;而“露”的太过,又会过于张扬,惹来祸端。正是“藏”与“露”的融合取舍构成了毕加索辉煌之至的一生,成为20世纪最伟大的十大画家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