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经典阅读蔓延为一种习惯

    发布时间:2018-01-12 13:07:20责任编辑:余文辉点击次数:672

    ——阅读模块教学案例与反思

    上海枫叶国际学校中方教务处 朱琪

    【内容摘要】

         对于大部分学生而言,经典阅读作为一种习惯的养成需要经历一个从课内到课外的过程,而这也正是教学活动边界的拓展过程。在枫叶的课堂中,教师有着极大的空间去有意识地推动学生展开无处不在的经典阅读。教师可以在每一次课上结合所学的文本内容推荐一些多维度的中外作家作品,也可以通过设计一些长线的阅读任务布置在课后与社团活动中来推动学生的经典阅读,让其在个人生命体验中蔓延为一种内在习惯,改变自身,影响他人。

    【关键词】 经典阅读  活动拓展  内在习惯

    一、关于教学目标的设定

    作为毕业于世界文学与比较文学专业的学生,笔者对于享受一堂有趣的文学课有强烈的执念。然而,正如马克·吐温所说:“经典是每个人都希望读过却没人想读的书。”又如海明威所说:“经典就是人们称颂却从不曾阅读的著作。”两位美国文学大家所说的也正是如今作为中方语文课程教师所不得不面对的现实。然而,无论如何,作为母语的语文学科学习必须建立在持续的经典阅读热情与实践基础之上。因此,笔者会在每一次课上结合所学的文本内容推荐一些中外作家作品,如在学习《黄州快哉亭记》后推荐学生阅读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与威尔·鲍温的《不抱怨的世界》,在《阿房宫赋》课后以“少年心事”为主体去推荐学生阅读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与江南的《此间的少年》。同时,笔者也会通过设计一些长线的阅读任务布置在课后与社团活动中来推动学生的经典阅读,旨在让经典阅读蔓延为一种自我内在习惯。在笔者看来,“活动”的边界并不仅仅止于课堂。作为国际学校的教师,我们可以充分把握自身优势,通过变换教学场所,借助社团、戏剧节等多种途径去延伸我们的教学“活动”,以此走出高中语文课堂所面临的经典阅读缺失“困境”。

    二、教学设计案例

    课题:19世纪法国小说初——从莫泊桑<项链>说起》

    教学目标:

    1.引导学生初步了解19世纪法国小说的创作情况,激发学生对该阶段作家作品的阅读兴趣。结合选文细节对马蒂尔德的性格及其发展进行分析,引导多角度审视小说人物,体会莫泊桑笔下“典型环境下的典型人物”性格,从而19世纪法国小说中的社会风貌以及人物情态尤其是女性人物形象所面临的困境(个人&社会)形成初步认识。

    2.引导学生透过文学作品中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去反观自身,以更成熟坚强的心态去面对理想与现实间的差异,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以及精神需求,从而实现自己的“幸福”,让人生走向真正的丰盈。

    教学重点:

        通过分析小说中的主要人物以及对文本细节的探讨,引导学生体会莫泊桑笔下“典型人物的典型性格”,透过文学文本关照自身,以正确的心态去面对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获得自身真正的幸福。在此基础上,由点及面,引导学生熟悉19世纪法国小说家的重要作品,了解其社会风貌与人物情态,以该经典阅读主题的展开为契机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从而推进教师在本学期所展开小组主题阅读活动。

    教学课时2课时

    教学过程:

    一、导入新课

       请学生谈谈在自己看来“地位”、“财富”与个人幸福之间的关联。

    二、新授课

    (一)一个19世纪的法国女人通往幸福的道路。

    1. 在小说的不同阶段,玛蒂尔德对“幸福”和“痛苦”的理解有何不同?教师与学生共同在问答中从现实与理想差距的角度切入,口述填写表格内容,以达到梳理文本的目的。在此基础上,向学生提问:你如何评价这位法国女人?请学生就预习导学案中的内容各抒己见。

    2.教师以漫画的形式请学生说说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在此基础上探讨:“项链”究竟是拯救了她还是毁灭了她?

    3.关于“他”和“旁白君”:你认为路瓦栽先生是如何看待这场“家难”的?请尝试评价其生活态度。②“旁白”(君)显然十分关注玛蒂尔德的内心世界,转述了玛蒂尔德的想法并进行评论。你认为这对你客观评价玛蒂尔德是否是一种干扰?为什么?

    4.总结性提问:如果“项链”没有丢,你认为这位19世纪的法国小公务员家庭的主妇命运可能会有怎样的变化?学生分享的基础上教师提示性补充主题阅读书目中涉及19世纪法国小说的部分。

    (二)现实与理想的差距: 19世纪法国小说初探。以图片、视频、师生共同回顾的方式,简单梳理19世界法国小说创作中主要的作家作品。包括雨果、司汤达、巴尔扎克、福楼拜、莫泊桑,结合作家的创作主题与作品内容为学生呈现当时的法国社会风貌,激发学生对相关作品的阅读兴趣。

    通过《悲惨世界》中的芳汀,《包法利夫人》中的艾玛·包法利以及《漂亮朋友》中的众多女性形象,与莫泊桑《项链》中的玛蒂尔德形象交相辉映:“就在此刻,我可怜的包法利夫人,正在法国的十二个村庄里受罪、哭泣!”透过“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了解处于当下的自己应该如何看待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如何在当下社会通过自身努力与生活积淀获得真正的幸福。

    说明:该部分由教师在中方图书馆以图书推介的形式完成。与此同时,教师进一步明确下半学期各个小组的阅读主题书目,落实小组中每个人的阅读分工。

    (三)课后作业:继续推进各个小组主题阅读进展,督促各小组完成进度表。

    三、从阅读教学谈课堂活动空间的拓展

    笔者在本学期以个人所策划的四月“阅读审美”活动中“走进图书馆”板块为依托,将自己所带的四个班级带到了图书馆去完成《十九世纪法国小说初探》这一课程的讲授,以主题阅读的形式推进学生将课内外阅读进行结合。“如老师在讲《项链》时,就会提及十九世纪的法国文学,顺带讲讲十九世纪时其他著名的法国文学如《红与黑》,《包法利夫人》等,而正好有一部分的同学也在看着这一主题的小说,在老师的讲解下相辅相成,便能更加容易的去了解十九世纪法国文学的创作背景,从而对课文也亦是对小说有了一个新的认知。我很喜欢这样的改变,这样的改变让我觉得平时的阅读变得更有针对性了,无论对文本还是小说都有一个更新、更全面的了解。课外阅读填充了课内阅读的空白,也具有延伸作用,而课内阅读所学到的知识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对课外阅读文本的理解与感受。”(摘录自黄奕澄同学课后随笔)让学生通过有限的课堂时间和无限的课余时间去进一步感受阅读的乐趣、充实阅读的乐趣。正如朱尹楚雅同学在随笔里所写:“随着所涉猎的中文书籍日益增多,我也深深体会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也就愈发沉浸在优美的文字中无法自拔。再大一点的时候,父母就开始推荐我看一些国外经典。记得我读的第一部外国小说是《巴黎圣母院》。然而,我连一章都没有读完就放弃了。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是因为外文翻译实在是太无聊了,还有人名实在记不住,总之各种琐碎的原因。放弃后,就对外国文学各种不喜欢。让我重拾外文小说阅读兴趣是一篇短篇小说——我们语文课文《项链》。他的文字大多都是对话,还有很多环境、人物形象的描写,这明显易懂的让我深刻体会到马蒂尔德夫人的变化。这让我对外国文学重新提起了不少兴趣。再加上老师建议我们可以看完电影再读小说,或者边读小说边看电影。我就照着他的这种方法,又趁着刚刚燃起的兴趣看完了《战争与和平》。”虽然仅仅是在图书馆上的语文课,但是却让学生意识到“老师好像把光影阅读社的影子带进了课堂,也是在这样的影响下,阅读在我生活中的分量好像开始慢慢增加了,久而久之也渐渐地会养成一个阅读的习惯。”(摘录自程方楠同学课后随笔)

     

    显然,这是一次对于课堂空间拓展较为成功的尝试。而在这一过程中教师也感受到在学生群体中存在那么一批对阅读尤其是经典阅读具有强烈需求的学生,而我们课堂内外的阅读活动设计可以尝试去让这么一个群体发光发热并且不断扩大。因此,在《十九世纪法国小说初探》模块之后,结合此前教材所设计的几大主题(民国人物,古典爱情,十九世纪法国小说,时代与人),教师进一步明确各个阅读小组的主题阅读任务——根据自己所正在进行的阅读主题所涉及书目,以小组为单位上交一份导读手册。随着期末的到来,笔者所收到的导读手册从形式设计到内容质量都有一些优秀的作品陆续呈现(文末将附上部分作品的电子档)。

    当然,其中也有不足,比如“民国人物”这一主题很少有学生涉及到,而学校所在地上海作为海派文化的代表城市,与城市本身相关的民国人物经历与相关作品是亟待学生去深入了解的,亭子间里的才情,弄堂与石库门的记忆,如在讲《回忆鲁迅先生》时,教师会给学生推荐并分享多伦路名人街、虹口公园、鲁迅故居等与“回忆”相关的地方,试图借助地理优势拉近学生与文学、历史之间的距离。但是就目前的效果而言,并不是非常明显,这与学生自身的背景和所处年龄段有关,也与教师的教学设计思路有关。对此,笔者将在高二的语文课程中借助《胡同文化》等篇目进一步引导学生挖掘上海这座城市的海派文化内核。

    “我们在光影交汇间用文字、影视、分享、讨论、行走、采访、主题讲座等多种形式让大家真正感受到阅读的快乐和充实。”这是笔者和一群同样喜欢阅读的学生所组织的社团宣传语。而“光影阅读社”这个社团的名字也注定了其与影视作品欣赏有着紧密的联系。社团在阅读和观影的基础上定期探讨文学、影视作品所揭露的问题,并不断涉及相关作品,从而扩大参与者的阅读面以及思考维度。浮躁的时代专注于阅读的学生并不算多,但是在笔者看来坚持参加社团活动的社员和指导老师一样坚信“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的力量。在推进该社团活动的过程中,笔者有意识地将影视欣赏作为社团活动的重要环节。除了在“海枫书香会”中推荐了经典的影视文学改编作品原著以外,还以阅读观影沙龙等形式来刺激学生投入更深层次的文本阅读之中。如曾经举办的以“层次”为主题的读书观影沙龙中,除了徐科、吴沁怡两位本次沙龙的主讲人所准备的主题分享,笔者以“信仰,现实的一种”做了简单的总结分享,尝试引导学生通过一些经典文学影视作品来感受信仰的力量,形成自身对信仰的理解通过本次沙龙活动,学生们开始慢慢意识到,不带有任何功利色彩的纯粹“阅读”才可能给个人带来的真正意义上的“顿悟”。

    与此同时,本学期社团在部分社员的建议与教师的引导下开始在全校宣传推广一些大型作文比赛,如鲁迅青少年文学奖作文大赛,“新概念”作为大赛等。近期高一年级的李悦同学顺利进入鲁迅青少年文学奖作文大赛的准决赛。该生在通过教师与社团的共同宣传得知大赛消息,在秋假期间完成初赛参赛作文并联系我帮助其修改,入选后于6月17日上午完成准决赛,出赛场之后便联系我讨论现场作文的三个题目,交流过程中显示出对写作的极大热情。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这都是一次宣传者与参与者共同完成的体验,学生通过一系列自发自主地行为试图影响更多的同学参与中文读写,比起老师的单方面督促有效许多。借由在“我与外教”征文大赛、鲁迅青少年文学奖作文大赛中脱颖而出的个别学生榜样,我们期待学校中出现更多热爱阅读与写作的学生群体。

    本学期笔者所指导的社团除了推出由学生组织的两次阅读观影沙龙以外,社团的两位成员还持续推进社刊《我们的文学》的编辑成稿,现已成稿五期,并在学校的支持下完成了少量印刷。同时,在笔者的指导与建议下,下学期将成立《我们的文学》编委会,在全校范围内吸纳更多的力量参与编辑,共同享受一起运作一本杂志的乐趣。     

    此外,本学期社团还举办了《朗读者》活动,在图书馆的浓浓书香与缤纷柠檬薄荷清香之中,学生们逐一上台朗读对自己最有影响的文字,辅之以主持人简单的采访串联。整个朗读过程邀请了主持社的成员协助录制和摄影,极大地增加了学生朗读时的仪式感。作为指导老师,在活动前后笔者所反复强调的是:“朗读最喜欢的文字给自己听,记住并享受这种感觉。”这项活动原本是笔者在开学设计在课堂教学环节里的,只是考虑到课时和受众特征,便在后期移到了社团,并且整个流程交由学生负责主持。整个活动过程中,最让我感动的莫过于所有的社团成员都选择拿起书郑重地坐下朗读,无一缺席。同时,由于本周期因与其它社团冲突无法参加阅读社的同学在本次活动中坚持到场,并且认真听完每一位同学的朗读。一直以来,笔者都认为文学爱好者团体总是相对松散随性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相当自我的一个团体。但是,看着这些孩子认真的模样,笔者又会极其欣慰的感受到他们是真正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地方,这也就是所谓的归属感吧。想来光影阅读社成立的初衷是给这样一些爱好文字与影像的学生提供一个属于自己的阅读与分享空间,而现在也成为了文学艺术课堂的一种另类拓展,相比传统课堂,它的学生参与度显然更高。

     

    如此,从课内到课后,再到每周一次的社团活动,笔者希望自己能为那些愿意将课余时间沉浸在读写之乐中的学生提供最大的空间,也希望他们能影响自己身边的同学。接纳,理解,改变,也正是发生在这些美妙的瞬间。正如笔者在收到学生一本本稍显稚嫩却也充满个人阅读痕迹的导读手册时所感叹的那样:浮躁的时代,躁动的心,何以沉淀自身?何以心怀天下?………其实,不管做什么读什么写什么,都只是为了让你知晓,这个世界里并非只有你和你的喜怒哀乐”这正是让经典阅读蔓延成为一种习惯的真正意义所在。

     

    附录一:学生的阅读体会

    阅读使我快乐

    上海枫叶国际学校1003班 朱尹楚雅

    从古至今,能让所有人一致认同的就是阅读之妙。宋代黄山谷的一句话让我一直都记忆犹新,他说:“一日不读书,尘生其中;两日不读书,言语乏味;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或许有人会觉得这说法有些夸张,但是热爱读书的人的确能深切地体会到阅读带给自身的快乐。

    对于我来说,阅读像是一件巴拉拉魔仙变身的法宝,无论现实多么的平凡或者坎坷,只要我重新投入书的怀抱中,我就能在一个个不同的世界里满血复活。我能感受着那个世界的悲欢离合,在抽身离开时却只会记得那份刻骨铭心的感情,不因感情的浓厚而伤神费力。

    可能是因为家庭的缘故,我自幼就喜欢阅读,从简单易懂又幽默《父与子》漫画看到深涩难懂的白话文《红楼梦》。再大一点当别的小姑娘开始看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言情小说时,我早就把一书柜的言情二手卖出,转战“心灵鸡汤”。甚至连父母看着我读书的状况都自愧不如,而他们最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嗜书如命的我居然没有近视。当然,也正因为父母一直很担心这个问题,他们便为我定制了严格的读书作息安排计划,要求我必须遵守。所以,慢慢地我一天能摸到课外阅读的时间也少了起来。只是,当我真的“饥渴难耐”的时候,我会绞尽脑汁地想办法争取多一分钟的阅读时间。

     成长中的我,恍然间走进入父母避之不及的青春叛逆期。那是的我情绪暴躁而起伏不定,在家经常引发争吵,甚至于“冷战”,夺门而去,家里的气氛也随之变得糟糕透顶。但是那个时候,少女情绪虽然变化多端却也敏感脆弱,那其实是生命中最需要陪伴理解的时期。与父母吵架无非是因为少女的自尊心放不下,其实早就知道问题的所在,却放不下面子主动向父母示好。每到深夜总是自己裹着被子偷偷哭泣,时而怨恨世界的不公,时而怨恨父母的不理解。此时,有一本书深深地打动了我。那是我偶然在书架上翻到的——毕淑敏的《愿你与这世界温暖相拥》。这本书以一篇篇小短文的形式拼凑起来,里面充满了温暖而触动人心的句子,这正是当时的我所需要的。于是,我每天都会读上一到两篇,细细的品味,就怕囫囵吞枣地读会让我不能完整的理解文章想要传递出来的意思。每一篇小短文都会有一些触及人心底柔软处的句子,这是,我就会掏出一本专门记好词好句的本子,把它用最好的字体抄录下来,每天睡前翻一翻这本小册子,我的心瞬间就会充实又满足。

    还记得里面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就是一个人将全部身心安置在最好的状态才能化成一缕柔纱, 才能与千疮百孔的世界温暖相拥”。刚刚读到的时候,感觉整个身心上的创伤都被治愈了,想哭又感动。确实啊,这个世界并不是完美的,父母也会有缺点,但是这些都无所谓了,只要互相妥协,互相帮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毕淑敏的一系列书籍陪着我度过了我整个青春期。毕淑敏写作的风格一向是温暖冷静,平和亲切的,她的书能给人心灵以安定,给生活以信念,其中蕴含的光明与力量激励着我,鞭策着我,也深深震撼我心。读这样的书,宛如渴饮清冽的山泉,可以洗刷心灵的疲惫与惶然。透过她的书我仿佛能读到她的人,微笑又果断,温暖又勇敢。那段时日,我总是想要成为像毕淑敏一样的人,想要拥有和她一样的精神,想要和她一样的品格,与此同时我开始试着改变我对待这个世界的方式,果然如同书里说的那样,那个世界也同样温暖将我拥入怀中。

    随着所涉猎的中文书籍日益增多,我也深深体会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也就愈发沉浸在优美的文字中无法自拔。再大一点的时候,父母就开始推荐我看一些国外经典。记得我读的第一部外国小说是《巴黎圣母院》。然而,我连一章都没有读完就放弃了。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是因为外文翻译实在是太无聊了,还有人名实在记不住,总之各种琐碎的原因。放弃后,就对外国文学各种不喜欢。让我重拾外文小说阅读兴趣是一篇短篇小说——我们语文课文《项链》。他的文字大多都是对话,还有很多环境、人物形象的描写,这明显易懂的让我深刻体会到马蒂尔德夫人的变化。这让我对外国文学重新提起了不少兴趣。再加上老师建议我们可以看完电影再读小说,或者边读小说边看电影。我就照着他的这种方法,又趁着刚刚燃起的兴趣看完了《战争与和平》,看完以后,我想我了解的外国文化多了一点点,这不失为一个绝好的方法来阅读。当然,其实,无论什么书都可以用这种方式来阅读。

       

    唯一可能有点不便就是,电影在拍摄是会增加一些导演、编剧属于自己的思想,会有一些或者很多与小说不符的情节,这会让读者把原著和电影混淆,从而出现一些情节的混乱。但是这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为了欣赏并理解作者的思想,作者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对于我们这些资历尚浅的,没有很多欣赏经典的经验的人,我们需要一些外界的思想,当然不是什么思想都接受,我们只是需要一些别人的思想来引导出自己的思想。这和我们看不同版本《红楼梦》点评也是一个道理。这让我突然觉得,看带点评的外国文学或许也会很有趣。

     

    来到枫叶国际学校,外教自然而然会要求我们读一些纯外文文学。我可是从来没有读过外文小说的人啊!当时阅读的第一本书是《THE GIVER》,我就按照以前的方式先看完电影,再读书。但是这次我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很多生词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我就要用我的电子词典一个一个查生词,这样我的阅读速度就比别人慢了好多。久而久之,我变得懒惰,不再想查单词,但是单词还是不会,所以我就逐渐失去了对这本书的兴趣。这时,老师推荐的一种新的阅读方式进入了我的视野,他说可以用铅笔把不认识的单词划出来,再把形容词和副词去掉,只查那些实在是不明白的名词,这个方式刚开始尝试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虽然不能很深刻地理解文章,但是可以大概理解意思,这激励了我在英文学习道路上越走越远。现在我竟也可以顺畅的读完一本英语小说了。

    阅读是一种提高人生态度,陶冶心灵和情操重要途径。读书在我看也来不仅仅是为了读书本身,而是为了增长知识,提高自身修养,不让自己变得“面目可憎”,不让生活变得“识之无味”。

     

    共享中方教务朱琪老师的阅读模块教学案例与反思,学术感厚重,很值得学习。朱琪老师通过语文课堂和社团空间,坚持引领学生阅读着、表达着、成长着,默默无闻地做出了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如:创编刊印了《我们的文学》杂志、指导学生参加多项国家级赛事并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