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本身就是传承和行动

    发布时间:2018-01-12 09:48:44责任编辑:余文辉点击次数:198

    中方教务政治/人文教师 包乌日汗

    一学期的人文课教学,对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自己来讲是一次全新的洗礼,重新填补自己知识的空缺,重新打造思维的逻辑。但最重要的收获是这一学期的人文课教学过程培养了我的人文视野,这种视野让旅行更有深度,让行走更有意义。

    飞过四千公里的中国大地,花六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来到爱人的家乡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博尔塔拉蒙古族自治州过春节。四千公里中华大地真是地大物博,而它几千年的不同文化底蕴才是她风姿绰约的原因。可遗憾爱人假期只有七天,只能飞过,不能细细品味她的人文魅力。飞机旅行是最无聊的旅行方式,它只能划过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的天空。庆幸的是,上海和新疆都能够让我有不同的“异国感”。这短暂的六天,让我的行囊满满的都是丰富多彩的故事,也许记录本身就是传承和行动。

    不一样的“查干节”,融入也许就是传承

    “查干节”是指蒙古人的“春节”。“查干”本是“白色”、“圣洁”的之意。因此,“春节”被叫做“查干节”。这个对于每个中华民族意义深刻的节日,我们也像大部分中华儿女一样,选择归家。无论家有多远,都不要把它变成最遥远的地方。

    大年初一时家族的“查干节”聚会,地点是当地的蒙古族特色酒店。本想着如今的“查干节”跟内地汉族的年夜饭没什么两样,可是阿妈说每个人都要穿着蒙古族传统服饰出现时我才开始对本次“查干节”聚会有了新的期待。“主办方”是大姨一家,除了传统的拜天地拜祖先拜长辈活动,还有三个让我意想不到的环节:穿蒙古袍者有奖励,并进行评比;餐桌上必须说蒙语,否则会进行惩罚(不是排斥普通话,而是在短暂的一个晚上给于自己的母语一次存在的机会);唱蒙语歌曲或跳蒙古舞者有奖励。我和我的蒙古袍拿了100元的奖励,我也因为跳了一支蒙古舞拿到了100元的奖励。蒙古酒店的老板也进来参与起我们的活动。每个人都载歌载舞,过了难忘的夜晚。

    姨和姨夫的目的和行动很简单,他们没有像我儿时的民族教育,每天高歌自己民族的伟大,而是在深刻了解的基础上进行着简单地传递,没有说教,没有高歌,没有醉生梦死。我回顾起我儿时所被授予的民族教育,并在对比之中开始反思自己所从事的教育工作。我反问自己:“我到底要给我的学生传递什么?”。要传递单纯的民族自豪感,还是要传递一种民族精神和传递民族精神的责任感?

     

     

    姨夫和TOD蒙语

    姨夫以前是当地一个官员,如今已经退休,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大年初三要上门拜访姨和姨夫,走进他们家才发现那一晚“查干节”活动办的那么有意义是理所当然的。书房的墙上挂着一把马头琴,贴着几张自己创作的蒙语诗歌。书房书桌上整齐的摆放着书法工具,书房到处可以看见姨夫的书法作品。我是识蒙古文字的人,可是姨夫书法作品上的蒙语是TOD蒙语,是古老蒙古语的一种,如今快失传了,我在姨夫的解读下才看懂。退休后的姨夫每天会学习马头琴,写书法,写诗歌。

    因为我认识蒙古文字,了解一点蒙古历史,姨夫的话匣子便打开了,他给我解读自己出版的一本书《渊源金谱》。这本书对新疆博尔塔拉蒙古族进行家谱式记载,几乎新疆所有蒙古族的家族基本信息都能在这本书中找到。这时我想起很多本民族的人在网络上发表各种夺人眼球的煽动言论,好像所有汉民族都与自己有仇一样,这种文章往往最后一几句话是“是蒙古人就转起来!”。这不是热爱自己的民族,这只是发泄内心毫无根据的愤恨。我跟类似的人群聊过天,他们对自己民族历史文化的了解只停留在“成吉思汗曾征服国世界”这句话上,如果追问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方式,一直延续到什么时候,他们几乎什么都说不出来。因此,我想真正的热爱自己民族历史文化的方式不应该是微信朋友圈里的那几篇驴唇不对马嘴的文章,热爱的方式至少是一种深刻的了解,一次认真的记录和传递。

     

    年过半百的姨夫过得如此年轻,如此有活力,他的生活有音乐,有诗歌,有文字。我们不一定要复制某个人的生活或者对生活的精神和态度,但一个快乐的人总会有快乐的故事,一个快乐的故事足以填补我们的心灵。我身边有很多人包括我自己甚至还有学生,总问:“我有什么价值?我将会成就什么?”我想把姨夫的故事讲给他们听。

    欧尼尔的呼麦

    跟着阿妈和阿爸去拜访他们的友人,有幸遇见了年轻艺术家欧尼尔。欧尼尔,蒙古族人,1990年出生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蒙古国国立音乐舞蹈学院学习马头琴专业。现任内蒙古民族歌舞剧院马头琴演奏员及演员,并担任其•宝力高“新野马马头琴”乐团演奏员。创建并加入昂沁乐队,擅长的乐器有马头琴,叶克勒,陶布秀尔,呼麦。

    曾经在荧屏上看过欧尼尔精彩的演出,也经常在虾米音乐上听他的马头琴曲和呼麦。以为会有距离,没想到他在父母面前还是个孩子,长辈们在唠家常,玩游戏。长辈们的酒桌是必须要音乐的,欧尼尔拿起陶布秀尔,唱起《江格尔》。他的呼麦比在荧屏上还好听。所有人都陶醉在美妙的陶布秀尔之音,陶醉在他动听的呼麦里。

    欧尼尔的《江格尔》让我惊讶。《江格尔》是蒙古族英雄史诗,是蒙古族卫拉特部英雄史诗,被誉为中国少数民族三大史诗之一。人们不知道它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它会不会消失。它长期在民间口头流传,经过历代人民群众,尤其是演唱《江格尔》的民间艺人江格尔奇的不断加工、丰富,篇幅逐渐增多,内容逐渐丰富,最后成为一部大型史诗。迄今国内外已经搜集到的共有60多部,长达10万行左右。如今的《江格尔》变成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我没有想到一个九零后能用呼麦唱出如此动听的《江格尔》。

    所有人细细品味着欧尼尔的呼麦,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表明他们不同的感受。我在想,两个词语“小我”、“大我”。也许欧尼尔没有想过传唱《江格尔》是我的责任,所以我要唱,也许他就是把自己爱好做好而已,在做“小我”的过程中让我感受到了他在做一个“大我”。也许欧尼尔真的是在做一个“大我”。无论如何,他都让我刮目相看。我想把自己的职责做好,先做一个“小我”,上一堂精彩的课,让学生耳目一新,传递给学生新的视野和新的思维,这也许就是在做一个“大我”吧。总之,在我看来“小我”和“大我”是分不开的。

    我不能唱出欧尼尔的呼麦,也没有能力学习习马头琴和艺术字,更不能抛下工作去详细记载家乡蒙语历史。但也许我能做的就是工作之余记录着这一切简单地故事,把这些故事传递给我的学生,我的下一代,传递给更多的人。

    记录本身就是传承和行动。

     

    共享中方教务包乌日汗老师的教学随笔。文章格式规范,文字洗练,行文中传递了教师自主自觉、无时不在的对教育教学的思考。教师的课堂如若用大量的接地气的事实、丰富的素材、人物情感去论证分析观点,学生的道德判断、价值思想一定会逐步站立起来。

     

    编辑:余文辉

    上一条:希望绽放

    下一条:延伸